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更多专题新闻
专题报道
与生命打交道的女人
作者:附属医院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2-09-07

与生命打交道的女人

高金玲

清早,在推推搡搡的人群中我终究在不断传来孩啼声的医院长廊中寻了一处可落脚的地站定。周边探望孕妇们的家属伸长脖子张望,嘴里还念叨着“其主任应该快下手术了,再等等”。20分钟过后,随着几个穿着手术外衣医生的出现,人群显得躁动并指指点点说着:“就那个那个是其主任”……顺着大家所指方向唯见她高个头,一袭绿色手术外衣,只露一张严肃的脸。在她与家属语速极快交流后,我们走进她摆着绿色植物,粉色可爱小兔储物抽屉的办公室……

讲述者:其木格

职 业: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产科主任

年 龄:56岁

心 语:执业30年我从喜爱到如履薄冰,这是一份给予我荣誉、光环的职业,它铸就了我不一样的人生,更让我品尝着自己不一样的人生,期间五味杂成。

执业30年我从喜爱到如履薄冰

(我们相对而坐,话只说了两句,她便被叫到病房。因工作关系,她频繁被叫到病房也成了此次采访中的必须插曲。

许多人艳羡医生除了有“白衣天使”之类的美好称呼外,还有极高的社会地位和可观的收入,尤其像被众患者追捧的其木格更是人们艳羡的对象之一。得知自己被他人艳羡,她笑了并讲了许多心里话。)

这么多年似乎还没有一个时间坐定去思量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30年的自己。细细思量30年里我有许多执拗地不曾改变,比如对妇产科临床工作的选择,以及我的特立独行,但又不觉地变了许多,比如性格从内向变外向,还有心境等等。

1982年我从白求恩医科大学毕业并开始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1990年正式进入内蒙古医学院附属医院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至今。30年执着不变的职业是责任和爱所致,但我不否认其间一样夹杂着些许无奈与寒心。

近期一位山东患高血压并多次妊娠的孕妇在没有丈夫的陪同下来到了我们科室,经检查她的身体状况生产有高风险。我们问这位患者:“这么高风险的疾病为什么不让丈夫陪同?”患者说:“我都到了你们医院怎么还会高风险。”一些患者误以为进了医院就是进了保险箱,但有些病症不是医生所能掌控的,医生也只是个医者不是能决定、掌控一切的救世主。

大学毕业后刚刚参加工作的我特别喜欢妇产科临床工作。首先,相比医院其它科室我认为妇产科临床工作可以每天迎接新生命,不用面临生离死别,这是高兴的事;其次,作为女人可以为女人解决女人们遇到的问题,这是很快乐的事;再次,那时的我只是一名小医生虽然工作很累但肩头的责任与压力并不大,这是相对轻松的事。但如今越发肯定,这个职业除了有迎接新生命的欣喜,更直接关系着两个、三个甚至更多个生命的高风险,其中还夹杂着很多不能掌控的随时可能出现意外的因素。加之紧张的医患关系,很多时候你尽力了,而有些病症不是医生尽力就可挽回的,但患者和患者家属不理解,个别家属还会兴师问罪甚至大打出手。什么叫如履薄冰,如今的我们有着最深切的体会。

“脸冷话硬”他们的评价算准确

(“其木格医术没得说,但她脸冷、话硬、不爱笑、语速快,太严肃了”面对患者此类的评价,她一脸平静。)

“脸冷、话硬、不爱笑、语速快”患者对我这样的评价算准确。上学时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话不多,工作后因为要与每个患者沟通交流,变得外向,话多,但不会与初次见面的人变得熟络。我始终认为自己不是严肃的人,但属于慢热型,需要长时间接触与了解。

对于一些患者埋怨我门诊和他们交流的时间短,我能理解。每个患者都有强调个体的重要性和需求性的心理,并希望医生给予她最全面、最细致的解答,但作为医生我要从全局、所有患者考虑。我一天的门诊量本想控制在40个人,但更多时候是百余人。面对这么多的患者我只能眼快、手快、脑快、语速快,不停走、不停干、不停说,对于身体状况好的患者会少说几句,不好的患者会多叮嘱几句。

语速快、动作快,这是工作中没办法的办法,否则我手里的工作干不完。为此科室医护人员和我的研究生给我的定义是:“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所有动作都透着两字——速度。”生活中的我也是如此,有时候想慢但慢不下来,尤其在家干活绝不会磨磨蹭蹭。

表情不代表内心,真正的医生绝不会麻木

(一直平静的其木格听到“医生面对生死多了、久了便渐渐走向麻木”的说法时,她的分贝突然高了起来,且非常肯定的说:“不可能!”。随后她给我看了这样一条信息:“元旦是您为我做的剖腹产手术,我儿子五个月了,身体很棒,我恢复的也好。最近看《心术》更加体会到你们的不易。您是一名医德高尚艺术精湛的好医生,再次对您表示感谢!”。其木格说:“每天接待的患者太多,这个患者我基本没什么印象,但她的信息让我特别温暖,我特别感谢这些理解我们的患者。”)

还记得刚工作时看到重症的患者会紧张、会不由惊叫,但如今会很镇静。患者家属认为患者已危及生命,医生却面无表情,这样的医生太冷漠、太麻木、太无人情味。我一直说医生的表情不代表内心,是真正的医生就绝不会麻木。

我很理解患者家属的想法,他们希望医生围着他们转,事实医生不在患者身边但已通过各类检查结果以及护士反馈的各种临床症状、还有每天不定时的查房了解了患者的情况,并会根据每个不同的患者制定、修改诊疗方案。真正的医生对每个病人都麻木不了,否则就会出问题。通常在抢救病人时,我们也会紧张,但不可能表现得很慌乱,那样的话下级医生及家属会更紧张,下级医生及家属会更无可适从,越是有积累、有经验的医生越不会慌乱。

此外,医生看去面无表情但遇到抢救不回来的患者,医生一样会心痛,看到患者家属求助的眼神,一样很难过但无能为力。做医生久了,便不会再像初工作时,因为自己的患者死亡而失去自信,怀疑自我,哭泣、愧疚,而是会把这一切转化为自己学习、积累的能量,不断提升自身职业素养攻克更多疑难杂症。

父母看病去其它医院,我几乎被家人开除

(其木格的话语一直果敢、干练且睿智,直到说到父亲母亲。她水雾雾的眼睛湿了一次又一次,但泪水终究没有滑出眼眶。)

有一次出门诊,我低头看病历,见那人站着不动,我说:“怎么不还上床检查”,突然传来80岁老母亲的声音,抬头一看那是我老母亲。事后才知道母亲在外足足等了我一早晨。母亲这才知道一早我要给六七十个病人看病,确实忙碌。此后父母亲再也不因我拒绝给亲友看病帮忙而抱怨,并会主动拒绝亲友,说:“她确实忙真是顾不上。”这么多年,父母亲怕影响我工作,看病基本不会到我们医院。我似乎已到了被家人开除的地步,不到非不得已的情况下家人绝不打扰我。

一次老母亲独自去一家医院体检,在妇科检查这个环节,因医护人员处理不当,致使母亲回家后发烧不退。这让我愧疚难当,作为女儿,还是一名妇产科医生竟不能陪伴母亲去医院,还让80岁母亲在妇科检查中受伤。看着母亲痛苦的样子,我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还有一次是父亲在检查身体时被诊断为心梗,电话打来时,我还在手术台上。得知消息的一瞬间我整个人软了,多么想飞奔回家照顾老人,但看着手术台上的患者只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摒除手术之外的一切杂念。后来父亲必须去北京治疗,我咬着牙请了两天假。虽说是陪父亲去看病,但一路上我的电话不断,得知一些患者出现状况时,真是心急如焚,人在父亲身边,但心被悬在空中,怕出问题又干着急没办法,直到飞机落地我的心踏实了,我知道有问题我能现场处理了。

工作上的事我能处理,但家里的事家人基本不指望我。想想这些年没能做到好好照顾父亲母亲,我很歉疚……

拥有老公女儿是我此生最浪漫的事

(说到浪漫,其木格不加思素地说“没有”,后来听她说了许多,我笑说:“没有浪漫便是‘其木格式浪漫’”,听后她的眼睛笑眯成了月亮型。)

浪漫,我没做什么浪漫的事吧?如果可以不只局限玫瑰花、烛光晚餐等是浪漫的定义,可以自我定义,我想拥有老公和女儿是我此生最浪漫的事吧。

年轻时,工作压力较小,我爱干家务活,也承担了家里大部分家务活。在外吃饭遇到好吃的菜,回家定会学着做,让家人朋友品尝点评。但如今工作忙,已很少下厨房做饭吃,有时疲惫的进家,第一反应就是奔床去。老公和女儿知道我很累,这些年他们给我更多的是理解和支持。

女儿是我一手带大的,没有依赖老人。为人母看着子女一天天长大成人,这是幸福的事,尤其看到女儿从上学到工作,一直很优秀。她是个优秀、孝顺的女儿,作为母亲我很骄傲。如今她已工作,我早出晚归,有时与她打不了照面,但她还是时不时给我打电话、发信息问候叮咛、嘘寒问暖。有时一天手术下来,我连开车回家的力气都没有时,一个电话她就会开车来接我。这便是抚养子女长大成人所获得的幸福温暖之一。

老公,他给了我太多的理解和支持,这也让我和他之间有着更多的默契。这么多年我的电话号码从没变过,我走到哪捏到哪并24小时开机。老公调侃说我的电话不分昼夜的响,是一部全方位妇科热线电话。在家听我接打的电话多了,老公被耳濡目染,谈及妇产科一些问题,他是句句在行。接打电话不分昼夜,我从被窝被医院手术揪出来更是不分昼夜,弄得他的睡眠也没什么规律。起初深夜两三点接到医院电话,老公就要爬起来把我送到医院,后来半夜被叫起的频率逐渐升高,第二天上班的老公根本送不起了,就打电话确认我平安到达。有一个月我被半夜叫起来15次,基本是隔一天爬起来一次。后来老公无奈道:“你还是不要回来了,回来了你也是要走的。”

独立的性格与我孩童时的成长有关

(在荡漾着笑声的轻松愉快氛围中,其木格说她很独立,她有着女人的另一面柔情,尤其是面对孩子时。)

从小我就很独立,这与我的成长有关。我10岁时正逢文化大革命,中学校长的母亲和父亲一同被关进牛棚。那时弟弟还没满月,六十多岁的奶奶看着自己的独子被关进牛棚倍受打击几近崩溃,我只能扛起受伤的家,一边照顾弟弟,一边照顾奶奶。虽然年龄小,但我很有主见,总给家里的事做主。后来父母与我和弟弟得以团聚,母亲尽其所能给我们创造学习读书的条件,这也成就了后来我下乡插队后又考上了大学。

一路走来,父母对我要求严格,加之我自身倔强独立,所以遇到任何事我的体内都会迸发出一种韧性,并要攻克困难。

荣誉与光环是我沉甸甸的责任

(妇产科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内蒙古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内蒙古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国优生优育协会理事……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论文20余篇;参编《妇产科急症》、《临床医学新进展》、《妇产科学》等著作3部;主持数个内蒙古科技厅及其他科研课题,并获多项科技进步奖……这是其木格抽屉里、书柜里、盒子里、箱子里,大大小小、不同年份荣誉证书、获奖证书中记载的。

有人说,30年的工作让她拥有如此殊荣她是幸运而幸福的,但她说这一切给予她幸福的同时更多的是沉甸甸的责任。)

不论是荣誉还是人们给予的光环,这都是人们给予你的一种认可,认可多了会赋予你成就感,但同时也加重了更多的责任。

当一天要接待百余个门诊,一天要不分昼夜的手术,我疲惫的会想卸下所有的荣誉与光环;当因工作不得不拒绝陪伴老父亲母亲,看着他们蹒跚的背影,我歉疚但不敢掉眼泪时,我难过的想卸下所有的荣誉与光环;当数日不能与老公女儿打照面,与他们定好的计划一次次为我工作让路时,我内疚的想卸下所有的荣誉与光环;当朋友同学聚会,我因工作要中途离场,被他们念叨你太耍大牌时,我委屈的想卸下所有的荣誉与光环……但这样的时候只能想想,激动过后我依旧走着自己的路,因为想卸下所有的荣誉与光环就是推卸责任。有压力但一样有幸福,很多次我在外面,有我不认识的人跑过来和我打招呼说:“我家孩子就是您给手术的,孩子身体可好了,谢谢您”,听到他们这样的话,看到他们幸福的家我很幸福。

这么多年,我清楚告诉自己,我不是一个什么绝对重要的个体,但我必须担当起自己的责任。让我所学尽量去帮助每一个患者,尤其是产妇,让她拥有一个健康的宝宝,让他们的家拥有迎接新生命的喜悦。此外和我们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妇产科团队一起更好的服务每一个患者,钻研更多的科研项目,让我们的团队真正成为更专业更优秀的团队。打造这样的团队是我近年努力的方向,只有这样的团队才会让我离开目前工作岗位时踏实、欣慰。

图为从手术台下来未来得及换衣服便接受采访的其木格。


上一条:内蒙古医科大学第二届十佳女教职工基本情况简介
下一条:我校组织团员青年观看纪念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90周年大会

内蒙古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内蒙古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2017 news.imm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